(翻譯測試中) [简体]     字形 

最新消息

■ 元/17 共修地藏經 8:30~11:30 ■

■ 元/21 念佛共修 8:00~11:30 元/24 釋迦牟尼佛成道日 午供 ■

■ 元/27 圍爐 10:30午供 朝山 19:00 ■

■ 元/28 水懺法會 8:00~15:30 ■

■ 元/31 共修地藏經 8:30~11:30 ■

■ 2/4 念佛共修 8:00~11:30 ■

■ 2/11 地藏法會 8:30~12:30 ■

■ 2/16~2/18 禮三千佛法會 8:30~12:30 2/19~2/21 地藏法會 8:30~12:30 ■

■ 2/24 朝山 19:00 2/25 水懺法會 8:00~15:30 ■

學佛不是只要拜拜、吃素就是虔誠的佛教徒,應該要有正確的知識 ,就連吃素要吃得健康正確都是學佛的要件。

十、佛世尊

  佛世尊應該是兩個號合併的,《成實論》就將它分成佛和世尊兩個,佛為第九,世尊為第十,現在是依《涅槃經》,合併佛世尊為第十號。

  佛,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一般人的想法,雕塑在大殿被拜的是佛,其實那是佛的形相而已。我暫且拋開書的內容,來講佛像的問題,用眼睛看得到的形相的問題。我以前學佛也有這種想法:某尊佛長成什麼樣子,某尊佛又是長成什麼樣子。甚至說張校長有張校長的臉相,吳老師也有吳老師的臉相,每個人的臉相不同。其實經裡面說,因為所有的佛都是三十二相具足,每尊佛的臉相都相同,只能從他們打手印或手上所拿的東西來分別,像藥師佛手上拿一座寶塔,拿蓮華的是阿彌陀佛,拿缽的是釋迦牟尼佛,不是看他們的臉相。其他的魚籃觀音、龍頭觀音,都只是應化身。其實,佛相都是三十二相,都一樣。

 九、天人師

  很多人對於佛法不了解,將天人師說成人天師,六道中天最高,天人然後才是阿修羅,修行還是人道最適合,因為人受苦也受樂,知道什麼是樂,什麼是苦,希望離苦得樂,因為我們受著生老病死等等無量諸苦,容易生出離心,天上的天人大部份享天福習慣了,思衣,衣服自然加在身上,思食,食物自然來到面前,所以天人不容易生出求出離的心,不想修行。

  《淨影疏》說:「能以正法近訓天人,名天人師。」能用正法開示天上的天人,叫做天人師。現在對佛法有所了解的人,不見得了解得很正確,即使很有名的大法師,想法未必全部正確。舉例來說,有人認為先歸依,然後慢慢修行,他們認為殺生、偷盜、邪淫、妄語,慢慢改正就好。有人問法師:「我近來吃素食,可是怕身體不好,暫時吃蛋可以嗎?」這類法師竟然說:「蛋是素的,可以吃!」到了足以為天人師的境界,天上的天人修習十善道才得生天,守的戒律甚至嚴過出家眾的戒律,嚴守十戒以上才能成為天人,我們還跟天人說可以吃蛋,反倒不如天人了,犯錯了。如來可以用正法到天上開示那些天人。《會疏》又說:「所有天上人間、魔王外道、釋梵天龍,悉皆歸命,依教奉行,俱作弟子,故號天人師。」天上的天人歸依,甚至可以降伏外道,八相成道,其中一相就是降魔,天王乃至魔王,佛都能降伏。

六、世間解

  書本中說世間叫做五陰:色受想行識。在這五陰上頭,不要生起煩惱。但是請問諸位,假使你們去買棉被,會不會有煩惱?明明只是蓋的東西,講究的應該是暖不暖和,可是我們總要挑選色澤美的。有個出家人,大家都說她修行好,可是我看她執著在色上面。她不穿顏色明亮衣服,不蓋好棉被,她用的棉被,都要用墨汁染過,看不到漂亮的顏色。在過去,這是行得通的,而目前的布是出廠就染好的,要挑這種布料實在有點困難,由這裡來看,她心中還有顏色的執著心。我們現在要徹底研究佛法,所以要了解這一點。這位法師受邀到道場演講。人家給她準備黃色的被單,黃色的床罩,黃色的枕頭,她不睡,她說她要的是壞色。大家很感動,說這位法師真的很堅持她的原則,可是為她準備臥具的主人,真的坐立難安。不過我來看,如果不要分別色澤,自己買的盡量買壞色,不起貪心,但是到人家裡去,人家提供的棉被不用,寧可不睡覺,豈不是讓人家增添麻煩?人家還真不知道該到哪裡才能拿到染墨汁的寢具。如果要求以後大家提供壞色的寢具,這就比較如法。既然大家尊敬她,當然不會拿不好的寢具給她。寢具只是短期使用而已,眼睛一閉上,請問各位,還見得到它是青黃紅綠嗎?如果打坐下來,心中都是打妄想,分別色澤,人雖不動,心隨著世間法擺搖不定,豈是真工夫?

世俗風水不如宅心人厚大慈大悲大智慧

短文一則:【看風水】

趙子豪做生意發了財,花錢在郊區買了塊地,修了棟三層的別墅,花園泳池很是氣派,後院更有一株百年荔枝樹,當初買地就是看中了這棵樹,誰叫他老婆喜歡吃荔枝呢。

裝修期間,朋友勸他找個風水先生看看,以免犯煞。

原本不怎麼信這套的趙子豪,這次居然表示贊同,專程去香港請了個大師。大師姓曹,從事這一行三十餘年,圈內很有名氣。在市裡吃過飯,趙子豪開車載著曹大師前往郊區。

一路上,如果後頭有車要超,趙子豪都是避讓。曹大師笑道:「趙老闆開車挺穩當呢。」趙子豪哈哈一笑:「要超車的多半有急事,可不能耽誤他們。」

行至小鎮,街道遠比市內要狹窄,趙子豪放慢了車速。一名小孩嬉笑著從巷子裡沖了出來,趙子豪一腳刹車堪堪避開,小孩笑嘻嘻的跑過去以後,他並沒有踩油門前行,而是看著巷子口,似乎在等著什麼,片刻,又有一名小孩衝了出來,追趕著先前那名小孩遠去。

曹大師訝然問,「你怎麼知道後頭還有小孩?」趙子豪聳聳肩,「小孩子都是追追打打,光是一個人他可不會笑得這麼開心。」曹大師豎起了大拇指,笑道:「有心。」

去年我一個月連續發生了好幾件車禍意外,雖然人都沒事,但心裡的壓力和金錢損失很多,對相關的人也感到非常過意不去,也百思不得其解,怎麼自己一個月之內一直發生想都想不到的交通意外?!

法會前我將師父囑咐我寫好的佛經送回來,無意間有人要找我,這些眾生很生氣,他們說我和同修過去生就生在越南(我今生有一段時間因緣際會也到越南工作),從事木材買賣的生意,到山裡面看木材,只要看到有蛇、穿山甲…等爬蟲動物,不是用刀斬斷,就是放火燒,放火以後穿山甲會捲起身體,我就用腳把他們踢來踢去…,他們說,就是要讓我被撞死、燒死!師父問他們說,「他前不久一直發生事故,是你們在找他嗎?」他們說是,又說因為我在寫佛經,他們沒辦法真正討到我的命,每次都有菩薩放光保護著。我聽了心裡很難過也很懺悔。

想到不久前,半夜家裡也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天晚上,我和同修都已經睡著,到了半夜,同修起來去洗手間,聞到很濃的瓦斯味,同修把我搖醒,問我是不是煮東西沒有關瓦斯?我迷迷糊糊醒來,也聞到刺鼻濃烈的瓦斯味,連忙起來察看總開關是否漏瓦斯,沒有!又仔細一想,我一整天根本沒有開瓦斯煮東西。隔天白天趕緊請人來檢修,也找不到洩氣原因,只好先整組管路換新。難怪被我燒的蛇和穿山甲等眾生說要把我燒死,那晚如果一個不小心,我和同修恐怕早已葬身火海。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