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測試中) [简体]     字形 

只要念佛就對了!? /智悅

hsnpo

我吃素整整3年後,才進寺廟。民國90年底的彌陀佛七,利用下班時間,一個人到師父上人的道場能仁淨寺去參加法會。在這之前,我沒有學佛,沒有佛法概念。次年的清明佛三是打精進的(全程禁語,一天要完成禮佛一千拜),當時的法堅師父鼓勵我參加,我支支吾吾猶豫再三,她下重話:「像妳這樣的人,能不再來嗎?」意思是再來輪迴受苦!當然不要,於是乎我就報名參加了。法會中我有很奇妙殊勝的感應,從此,我熱衷念佛這個法門,也跑到書局翻書,想要了解這種感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一個人琢磨,盲修瞎練,不得其解,也不敢找人問。

過了一年、兩年還是三年,我忘了,我報名參加別家寺院舉辦的精進佛七。念佛的地方供有西方三聖及彌勒菩薩的聖像,在快板的念佛聲中,我口中精進的念佛,腦袋裏迷迷糊糊的說著彌勒菩薩的壞話,心裏還自己猛點頭,對這樣的罪行稱是,哦!原來如此之類的話!這七天,我的喉嚨痛到不能吞水,跟師父們討藥吃,沒效。剛強的個性迫使我強迫自己念佛,七天結束了,還是沒好。回到能仁淨寺,接著又打佛七,終於喉嚨不痛了,我沾沾自喜,自以為是。

有了第一次佛三的經驗,認為只要認真念佛,就可以療癒疾病,對善惡因果沒有概念。能仁淨寺有尊很莊嚴、大大的笑口常開的彌勒菩薩像,從那次起,每經過彌勒菩薩像前,我都會感到害怕,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但不知道為什麼害怕。從那次起,我念佛的時候,偶而腦袋會出現彌勒菩薩的聖容,依然滿面笑容,但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

後來,師父上人搬出來,蓋了寂光寺,我也一路跟過來。師父忽然改變共修的方式,要開始讀地藏經和拜水懺。讀了地藏經、拜了水懺,我知道我完了!回家,晚上睡覺時,躺在床上,哭了起來!「我怎麼知道念佛會把自己念到地獄去?」淚水沾濕枕頭,沒有人教啊!直到讀經拜懺後,我才了解佛菩薩萬德莊嚴,不是我毀謗的模樣!了解了之後,我知道要向被我毀謗的「南無當來彌勒尊佛」求懺悔,要向所有大眾求懺悔!我自己該當到無間地獄受報,也沒什麼好說的,如是因,如是果。從此以後,我對自己在念佛時所起的念頭,有概念了,「不怕念起,只怕覺遲。」「惡念起時,馬上懺悔改過。」只是當時我不了解,放縱貪嗔癡,造許許多多的罪業。

回想剛到寺裡念佛時,像個野獸,腦袋是亂七八糟,想一切惡,沒個好東西的,順著惡習,念佛之中,不知不覺念一切惡。不知不覺,念念都與地獄相應。這是最可怕的,惡念一起,要即時覺察,懺悔改過,不再犯。我用我自身最糟糕的、慘痛的示範,提醒大家,念佛時,請謹慎自己的意念,才能離苦得樂。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