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測試中) [简体]     字形 

學佛因緣 /智德

hsnpo

學佛
從小生活富裕,頂著光環長大。
小時候,每天看著阿嬤禮佛念經,佛珠不離手,也時常陪她到廟裡拜拜,遇到廟裡有活動――晚課、建醮、保運、送菜、神明出巡、廟會活動……,也會陪她一起去。「佛教」對我而言,就是這樣了。也認定,我們家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
直到我爸爸56歲時往生,我才略起疑惑。
我爸爸常告訴我們,我們家是積善之家。
祖先造橋鋪路、放生、免費為貧苦人家看診、發米、捐獻等諸善行,那我們家不是該有餘慶嗎?而且,我爸爸堪稱孝子,父親早逝,奉養母親。從小,我們沒看過他大聲跟阿嬤說話過,友人來家裏,也是畢恭畢敬稱呼「頭家嬤」禮遇著。印象中,阿嬤每天從早到晚佛珠在手上念著,後來,阿嬤中風,醫生宣告不治,也是我們將她硬從死門關拉回來,往後八年裡她癡呆,不認得我們,口中都叫些先人的稱謂,我們當時只覺得,菩薩保佑,我們一家過得很快樂。去求神問卜時,神明還給我爸爸座位坐,因為他是孝子;住院危急時,他也曾說有觀音菩薩來搭救,後來家裡的觀音佛像也是按照當時他所見到的形像雕刻。

結果――
我爸爸很早就往生了。
有人說,他早好命去了。我們一直相信,爸爸真的好命去了,而且在天上保佑著家裡。
直到八、九年前,大年初二我回娘家時,我哥說他夢到我爸爸說他過得很苦,撐不下去了,我弟弟說家裡「發爐」。此時我爸爸已經往生約十七年了。這著實嚇了大家一跳。
感覺此事非同小可。
因為知道同修的二姊有親近的寺廟,所以立刻以電話聯絡,這時因為是初二回娘家的日子,他們從嘉義上台中,還沒坐下休息,二姊夫立即載著我、同修和兩位兄弟又開回嘉義,請師父幫忙。在此,感謝師父幫忙,讓我和家人有機會向我們的冤親債主懺悔道歉。

因果
原來,我的父親受不了整群魚類眾生或圍在或附在他身上啃咬。
我父親的事業中,承襲祖業其中有一項――漁業。
他不用出海,但是擁有很多漁船。小時候印象很深刻,家裡的漁船滿載進港是我們感到非常光榮驕傲的時刻。
我的父親專找最厲害的船長,別人漁獲量少時,家裡的漁船,仍舊滿載。
漁船從近海打撈到外海再到國外;從小船換成大船,從木製船換成鐵殼船。可想而知,被我們所捕獲的魚和水族類眾生有多少。更何況是從我阿公時代就開始從事漁業了。
一次次的處理,我父親從幾乎無法說話到少許叮嚀。某次,透過一位善知識告訴我們,原來我父親嘴巴被魚鉤鉤住,幾乎不能言語。經過父親的提點和師父要我們念往生咒、誦地藏經迴向魚類和水族類眾生,慢慢地,父親講話狀況愈順,我們愈了解――「因果」。
正如一位師姐說的,「我們的DNA就是我們從以前過去生到現在所造的業。」很多人會不平,認為過去生所造的惡,怎麼能夠這輩子算。這就是業力輪迴的力量。我們能從地藏經了解到因緣果報。它就是存在,不是我們承不承認。
退休後幾個月,堅持到寺裡參加朝山和水懺所累積下來的感受,遠勝於之前八、九年總和。坦白說,就是道心不夠堅定。明知道這是條正確的路,但往往會因為自己的惰性,為自己找很多自認恰當的理由,自己原諒自己的不精進、不老實念佛。
跟著師父學習佛法,師父每每提醒我們將自己在生活上錯誤的行為改過來。就著地藏經所寫業報輪迴、善知識的提醒,去除身上不好的習氣。
原來,學佛,不是念經了事,是要將佛菩薩在經典上的教誨踏實地實踐到生活上。
現實生活中,我們扮演多種角色,行事作為,是非對錯,都應有所依據。不能「大家都這樣做,所以我也可以」。當我們未能深入經藏,未能有足夠智慧時,師父所寫的書《做個得體的學佛人》,是我們很好的處事依歸。而《養愚齋隨筆》是很好的入門。

堅持
「受持」,接受佛菩薩教誨,確實落實在生活上。難。難。難。
堅持去除自己身上的習氣做該做的事,對我而言,是很困難的功課。所以每個月總是要堅持住――回寺裡充電。找回力行的能量。也希望透過認清自己的罪障,深刻懺悔、透過念經持咒回向讓冤親債主得以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感謝師父、諸位常住師父的慈悲提點,感謝與諸位師兄師姐的共修機會與幫助,感謝家人與所有有緣眾生的給予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