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測試中) [简体]     字形 

2017彌陀佛七法會午供開示與美鴻師姊分享

hsnpo

師父:
  諸位蓮友,阿彌陀佛!
  這一次法會有時候我非常難斟酌,比如我們在家裡很少有時間可以去了解佛法,假如我們從文字上去看,真的好像懂又好像不太懂。聽幾位居士說他念了幾十年的金剛經,好像懂又好像不懂。來到這裡,有一點點機緣,恍然大悟,說:「這句話好像在說什麼,我終於可以了解一點。」比如我們念佛與生死之間有什麼關聯?我們念那麼多佛,我有時候在觀想佛像,可是真的我們的親人事情當前時,我要用什麼心?很難了解。所以我會藉機會,讓很多有經歷的人自己來分享。不然,很多人會說:「這個師父很會講話,她可以把一件事情製造成什麼樣。」真的還是要親自經歷的人來這裡講,不管他有沒有讀書,你可以從那裡聽出來很多我們平時沒有覺察的,沒辦法做到的事。可是我們時間很少,能不能過去祖先牌位那邊,也跟在佛前一樣念三遍變食真言就好,把時間縮短來讓大家聽?事實上也難。像昨天因為我們有讀疏文,時間只剩一點點,我希望某一些人在懺悔方面,能夠讓大家多體會一些,一定要親自經歷的人來講,大家才有比較深切的體驗,可是時間有時候很長。真的講短一點,讓大家下來還有一點時間休息。老人家會認為來這裡很辛苦,拜完了都沒有得休息。有老師很關心這個事情,我跟他說我是為大家,在法會之前我就一定要有很長時間來籌備,甚至在建道場,我哪有時間?晚上下來腦筋還不停歇,現在一個法會當中,我是七天,你們起來做早課我已經起來了,晚上有些人要回去,我希望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機會,讓來到佛寺的人不要空手回去,不要只是來拜拜,然後回去,太可惜了。像從北京來的小姐說:「真的,如果不講,我去道場回去,連怎麼拜佛都不清楚。」所以,還是要用比較多的時間來說話,你們休息的時間可能會比較少一點點,可是會苦了我們的工作人員,你們回去休息時,他們還要商量第二天的事情,一大早你們還沒到大殿,他們就來站在這裡,大家都走了,他們還要整理好環境,你們吃飽飯還能稍作休息,他們吃了飯,能不能在人家請鼓之前,他們來站在那裡。我考慮的是這些問題。所以在我心裡很掙扎,你們來了也是念念經讓你們回家嗎?趕快把時間弄完,讓年紀大的老人有時間休息?我說:「我八十幾歲了我都忘了,六十幾歲的人在抗議,說他們很辛苦,會打瞌睡。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打一下瞌睡?在人家面前打一個瞌睡,好像都不曾有過。」

  今天正好有一個機緣,那一位居士在她來時,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她苦,可是到她先生要往生之前,她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她先生?她說:「師父,我沒有讀書,我不識字,怎麼叫我講?」我沒有在她面前掉眼淚,但是我非常非常感動。美紅,坐在哪裡?趕快來。她平時根本沒有時間可以來拜佛,可是她用她自己的體會。我要跟在網站看的人說一聲抱歉,很多人只能聽國語,可是她用臺語來形容她的事情,可能會比較方便。

  初時妳來這裡的情形,以及一路上妳怎麼將兒女養大,妳先生要走時妳怎麼做?

美鴻師姊:
  當時我要做生意,兒女很小,要走入這條路實在辛苦,先生一直反對。甚至我回來朝山,他不幫我開門。可是我不放棄,我向他說:「你如果覺得世間好,你住下來,我所有的都給你。我覺得做人很苦,我一定要修行,我不放棄。」(師父說,其實她先生做了一些事情,甚至整個家都讓她背負著。)甚至我們兩個人賺的錢,雖然我不識字,他都用我的名字儲存起來,怕有一天他先離開人世。結果有一天生意收起來,他覺得沒有收入了,將所有的錢都拿去玩股票,結果輸光了,他的健康也沒了,兒女也出事情,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師父說,沒有怨言。其他人遇到這種事情,總要說些怨言,她沒有。)我沒放棄,因為這是我的業障,我一定要甘願承受。我這一世如果不承受,來世也要承受,有什麼好哭的?這個劇本是我自己寫的,我自己要勇敢,我才能走到終點。所以我先生已經生病了,他一直怨嘆說:「別人都有兒女在身邊,我怎麼沒有?」我說:「你不可以怨嘆,你要勇敢,今天是你自己造成的。不過你還有我!」(師父說,他自己生病以後,兒女都不理會他。)我說:「你還有我!」他問:「改天,妳呢?」我要靠誰?我只有靠阿彌陀佛,我獨力也要衝到底,我一心,我不嫌累。所以說在座不要喊累,累就沒有機會,但是要不斷,無論我們做工作,或者要睡要安單,我們一定要放下一切,只念著阿彌陀佛。因為我們要去的那一剎那,何時要走沒有一定,我很怕,所以我一直練習。甚至我先生昏沉時,我說:「你不能昏沉,你一定要跟著我念佛。」(師父說,她先生後來生活很不正常,又得了癌症。)癌症患者大家都說會很苦,我一直代替他求那些眾生,說:「你們讓他快活。」也求諸佛菩薩讓他快活,讓我好照顧他,我盡量念佛,我盡量懺悔。我每天都做這個事情,懺悔自己,也帶著他懺悔,懺悔到他流眼淚,我也流眼淚,求那些冤親債主放下,讓他能夠早日痊癒,如果不能痊癒,求讓他早日捨報,我說:「讓他到極樂世界,更容易有功德回報給你們。你們讓他在這裡受報,他也沒有什麼功德可以饒益你們。」我每天都為他做這個動作。結果很不可思議的,他都不苦。醫院一直叫他回家住,拿回家的藥,他都不曾服用,也不曾貼嗎啡止痛。直到最後三天他向我說:「我還是回醫院住院,不然那張死亡證書不容易取得。」我帶他回院去,怕睡著了,我拜託護理人員幫我注意,她們說:「阿姨,不必煩惱,他的精神那麼好,沒那麼快。」我都不敢睡著,一直坐那裡。結果真的,他眼睛一直瞧著,問他瞧什麼?「等你的兄弟姊妹嗎?如果是你點頭,如果不是就搖頭。」他搖頭。我又問他等什麼?「是在等待諸佛菩薩,時間還沒到嗎?」他點頭。我說:「好,趕緊念佛,我們認真,你不必害怕。」我握著他的手,一直念佛,我說:「意不能顛倒!」真的念到時間到了,我覺得不一樣了,我向醫院說:「趕快,幫忙裝上氧氣罩,我要帶他回家去。」我向他說:「我先告訴你,我絕對不哭,也不會想念你。你這一生已經誤我一次了,你不要再誤我第二次,這樣我會很心疼。我知道這個世間的苦,又很危險。所以,你不要又在這裡留戀,不要再徘徊,你不要想我,你想我就壞了,你一定只想著阿彌陀佛,你讓我拜託,你要乖。」真的我這麼說,他回來兩次,第二次我又這麼說,說得很清楚,然後就不再回來了。(師父說,往生以後還回來兩次。)是,回來兩次,我向他說:「不要又在這裡來來回回,會變成老鼠。我們去阿彌陀佛那裡,不只是要去,那裡還有上品下品,我希望你修行到有檀香味道才回來,否則你不要回來,你回來也沒有作用,你又不能幫忙我什麼。我希望的你認真修,我祝福你,我讚歎你。應該極樂世界是我先去,想不到你福報好,讓你走前頭。我不會想念你,我沒時間,我只是想著阿彌陀佛,哪有時間想你?所以你好好的乖乖待在極樂世界。因緣到,兩個孫子照顧到大,因緣到,我的業緣盡了,我會到極樂世界和你當同參道友,我也是拼命要去那裡,否則我打拼什麼?」(師父說,她是個不識字的人,她這種心念!)我說:「阿彌陀佛一定不斷,即使睡著了也不能斷了,因為何時無常到來我們不知道,那一剎那間,如果不能鍛鍊到佛號不斷不行。我們受苦時,一喊苦喊痛,佛號就斷了。」他會向我道歉,我說:「你如果要向我說聲不好意思,你甘脆就念阿彌陀佛,對你有幫助,對我也有幫助,你不要說不好意思,這是大家因緣相欠債。」(師父說,為什麼他會向你道歉?妳講這個原因。)我做這麼多工作,可是他經常打我,用閂鐵門的鐵條打我,因為喝酒應酬,歡喜就好,不歡喜,回家就打我,打得全身是傷。(師父說,頭上也縫了很多針。)頭上鮮血直流,他自己怕得到派出所自首,說他不會逃走。打得我全身是傷。我從來不回娘家向父母訴說,也不曾跑出家庭,我知道這是我必需承受的,我要勇敢。我如果不勇敢,我走不到阿彌陀佛那裡,這是我要承受的,沒有別的路,沒有別的可以超越。我也向我先生說,彭祖壽命最長也是要走這一條路,總統很高貴,也是要走這一條路,沒有別的路。唯有一心阿彌陀佛抱緊著,「你不必驚惶,只要你的願大,自然福就大。阿彌陀佛如果聽到你不斷的叫著他,他一定會找到你,把你拉上去,不會放著你當苦海流浪兒,你不要害怕,你先走,你好好衝刺,緊握著手,放心念佛。」(師父說,她先生是應該住加護病房的人,她自己在家裡照顧他一年半。後來醫生說應該去安寧病房。最後因為如果沒有去,可能沒辦法取得死亡證明,只好送到醫院去。其實回來斷了氣之後,幾天,只是她一個人二十四小時一直助念,她自己一個人守靈。)我都不讓別人幫忙,甚至我的兒子我的女婿或我的弟弟要回來幫我守靈。我說我已經照顧一年多,他們怕我再這麼守靈,會受不住的。(師父說,她照顧她先生已經照顧一年多,只是一個人,沒有請特別護士。)一年半,最後女兒看我一直瘦下去,瘦二十一公斤半,一直跟我說:「媽,您這樣不行,您這麼下去,我沒了爸爸,如果又沒了媽媽,怎麼辦?請人來幫忙照顧。」我說:「不行。這時候是他最需要親人的時候,用錢代替,不對!你們上你們的班,孫子載去上課,我就照顧你們的爸爸,時間到我載孩子去補習班,我自己會安排好,不必煩惱那麼多。他最需要的是親人,我不能放爸爸一個人在那裡,這是不對的,你們這個想法不行。不用煩惱我,我不會倒下去,沒那麼簡單,我一定要去阿彌陀佛那裡,我的業還沒受完,孫子還沒帶大,我怎麼能倒下去?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走到位。」一個星期我一直向同修說:「你不能昏沉,我都在這裡陪著你。」(師父說,先生躺在棺材裡,她分分秒秒這麼跟他講話。)「你要認真念佛,你如果昏沉不認真念就沒了,枉費我的用心了。所以你要認真,你要跟著我念佛。我不會難過,你不必心疼。即使我打了瞌睡,我的手機錄著念佛的聲音,你要跟著不斷念佛。」(師父說,照顧的人怕自己打瞌睡,還用手機錄下聲音,如果真的打瞌睡,就聽著手機的聲音繼續念佛。)其實我都不敢睡,只是怕睡著了。他這麼走真的不可思議,那時候我很煩惱很害怕,大家都說得那種病很難照顧很痛苦,就是一直讓自己害怕。結果真是阿彌陀佛,讓我們遂心滿願,沒有如同別人說的那樣,他要走,他都沒有痛苦,他也沒有顛倒,也很乾淨。人家說那種病的人,從嘴巴出來或屎尿出來都很髒,他都沒有,很乾淨,很慈祥好看,反而比在生時還好看。我很感恩諸佛菩薩幫忙,讓我這個不識字的人,能夠為他處理好。(師父說,我插一句話,她曾經講了一句話,她先生覺得一輩子很虧欠她,向她說:我現在病了,妳可以自己走了。她跪下來向先生講:「拜託你,如果我有欠你的,讓我在這一輩子好好的還你。」沒有一句怨言。)我向他說:「你不要趕我走,累劫累世我如果欠你的,一切遇到了,因為我有準備,我要還你,你讓我還你,還得清淨,一粒沙塵都不想留著,我不要又有後世,因為我實在受夠了苦,我今世要走到位。我這一世一定要還你到清淨,一粒沙塵都不要有。」我也向他們說:「你們讓我守靈,我一粒沙都不要欠他,我要還到一乾二淨。做人,我們不是來享受,我們是來受業果報的。」阿彌陀佛!(師父說,妳能說說以前先生怎麼打妳?)因為他不負責任,做生意時,跟那些朋友喝酒賭博,工作都是我一個人做,我會修理大卡車,又要煮飯,又要帶孩子,又要收帳。有時候遇到車子的毛病是我不會處理的,我叫他趕快回家,我找不到毛病所在,否則第二天人家要來取車了。他回到家,鐵條拿著一直打我,說:「我不出門沒毛病,我才出個門,妳就說什麼妳不會做,就打電話叫我回來!」鐵條一直打我全身,打到我實在受不住,動手格他的鐵條,所以左手臂被打斷了骨頭,頭上也是。他拿整綑的電纜線往我身上丟,我趕緊躲到桌下,沒來得及躲好,頭受傷,縫了十八針,血流得滿身。女婿說:「媽,趕快去縫。」我說不必,我拿冰來冰敷,等一下子就不流血了。他又叫我弟弟來,一直要我去縫合,我冰敷不流血,還是依然修車去了。女婿說:「媽,傷口會感染。」叫我弟弟來,我還是不去醫院。叫我媽媽來,媽媽向我說:「妳真的要這樣嗎?妳如果先走,妳知道我做父母的人會多麼難過嗎?」我說:「好吧,不讓妳難過。」我去醫院縫了十八針。不然,我總認為這是自己的命,如果真的註定要這麼走,也不要緊。後來他生病,錢也輸光了,他一直求懺悔,每天都向我說對不起,天天向我懺悔,一天有時候懺悔好幾次,我說:「阿彌陀佛喔!你這些如果改來念阿彌陀佛,不就多念了好多聲佛?你一直向我懺悔這些做什麼?這是我過去生欠你的,我們打平了,不要計較了,你認真念阿彌陀佛,我們認真念。你先上去,我祝福你,你有福報,你的業受完了,你要去極樂世界了。」當時一些親戚朋友都會打電話安慰我,關心我,我都說:「不會的,我不會想念他,我很快樂。我哪有時間想他?我心一直想的是要種菜種環保做很多事情,認真念佛,把孫子照顧好,我哪有時間想念他?我知道他到什麼地方去了,想他做什麼?」我連一滴眼淚都沒掉,我事先就向他說我不哭,我說人最終就是肉體沒用了,我們的靈性並沒有死亡,我們的靈性要去阿彌陀佛那裡,應該歡喜才對,為什麼要哭?所以我完全都沒哭。(師父說,他生病時,一直抓著她那條被他打斷的手臂,一直想著:以前把妳打成這樣,妳連逃走都不想逃。)一直向我道歉,他真是愚癡,一直向我說:「妳為了這個家庭付出這麼多,妳如果遇到好的對象,妳可以走,我不會怨嘆妳。」我說:「阿彌陀佛,我不會走,唯有我的時間到,阿彌陀佛來帶我才要走,否則我不會走,我能逃到哪裡?」(師父說,你們有沒有這種信念?)我能跑到哪裡?有哪裡更好?沒有呀,我看了一切,沒有什麼地方好,唯有阿彌陀佛的地方好。我向他說:「你不必為我煩惱那麼多,我會過得很快樂很自在。」親戚朋友打電話來,或蓮友打電話來關心我,我都說我沒時間煩惱,也沒時間想他,阿彌陀佛最要緊,想他做什麼,想他,他又沒辦法幫忙我什麼,我唯有一心認真想著阿彌陀佛,我放下一切。種菜,走路,騎機車,我都是隨著呼吸上下念著佛,多年來我一直向我同修說:「你不必念出聲音,你在心頭佛號不斷,金剛念,否則到時候不好,你一痛苦會忘了念佛,你要練習到不停的念佛,你沒故意念佛,佛號自然響起,好像錄音帶一直播放著,隨著呼吸上下來念佛,才不會忘失佛號。否則,實在不知道我們的壽命何時終了。」所以說,不要怕累,要認真,如果不認真,真的,何時走我們不知道,怎麼知道何時他來帶我們走?我實在很害怕無常來到。孫子常問我:「奶奶,妳是做什麼?」我說我念阿彌陀佛。「爺爺已經走了,妳怎麼還念?」我說我要念我自己的,我認真念,「你也要念。」我規定孫子回家一定要念佛三十分鐘,每天半個小時的阿彌陀佛,否則不給飯吃,學校要交的錢也不給,一定要念佛。兩個人坐那裡念佛,我就坐下來陪著念佛。孫子說:「阿媽,妳算一百聲。」我說沒那麼便宜的,半個小時才念一百聲佛號,太沒本事了。我說:「你們認真念半小時,我看著,不要看我眼睛閉著。你們眼睛都要閉上,認真專心的念佛。半小時到了,鬧鐘響起,就可以起來。」阿彌陀佛,講到這裡,不好意思!

師父:
  我們謝謝美鴻。
  我實在很忙,以前還在能仁寺那個道場時,我看到她去我那裡,她心裡有苦時,我現在想起來喉嚨都會滿滿的。這樣的人,家裡有錢,修車是她先生的事情,她平時都幫他修,修好了人家來開車開回去,是大卡車。她還要帶自己的孩子,還要這樣子,到最後把錢弄到完全沒有,甚至負債。她來告訴我,我說:「妳自己要勇敢,不能因為先生這樣,妳一癱下去,妳的孩子也很不幸。」我記得她沒有多久,她沒辦法有錢去經營什麼,人家也怕他們。她就在空地上,空地上人家丟了很多垃圾,她把空地清理好,種菜。不只她家裡有得吃。我是很忙,很少看到她,她們跟我講:「師父,美紅又把菜拿來寺裡。」當她早上還不知道中午有什麼可以吃時,她種了一些菜,還要找時間把菜拿來。我常講,我們坐在這個地方,大家把菜拿來,我自己消了多少業障?我了解了多少的業,也影響多少人的生活,想法能夠改變。很多人來跟我講話時,我常講:「你們不要拿東西給我,我欠大家很多。」不是講假話。你們看她在那種情形之下,她還那麼用心,甚至她先生把她打到那麼嚴重,電纜線丟下來,頭上縫了十八針,手骨也打斷了,她逃到另外一個房間,連床都沒有換。現在很多人到這裡來,我說我們不是要求去西方極樂世界,西方就在你家裡,西方就在你們兄弟之間。你還要用心計較,一定要贏過他,「我一定要聽他的嗎?」她先生還講:「如果妳現在找到好的對象,妳去。」她反而跪下來,說:「你讓我對你的債還清楚。」她很清楚,她出去,她先生連吃都沒得吃,為什麼?以前認為我有很多錢,喝花酒,跟人家賭博,他不是叫回來的,是等到他生病了,沒辦法才回家的。她先生弄成這個樣子,修車廠也沒了,她想法子餵養她的孩子,孩子栽培得很好。那一天她來跟我講:「我們那個李居士走了,走得很好。」真的我沒辦法用語言來形容她。她一直講她不識字,不會念經。她心裡有沒有佛法?我們用嘴巴來搬給人家聽,自己也是聽那一些,我常跟我們家裡面的人講:「妳做早晚課做那麼久,妳念懺悔文時,若有覆藏,若不覆藏,應墮地獄餓鬼畜生。」只有嘴巴念著,到時候想的是沒時間休息,如何如何的忙碌辛苦。你們看看她一個人,她先生癌症一年多的病人,人家都說應該讓先生到加護病房安寧病房,她不肯,自己來照顧,連她的孩子,她都不想麻煩。她陪伴著先生時,她的心完全在西方極樂世界,也一直推著她的先生,直到他要往生,都不曾受什麼痛苦。這種事情讓我來講嗎?我沒有辦法替她講,剛才都是她自己誠心的話語。為什麼我一定要她們來講?她一直跟我講:「我從來沒有在人家面前講過。」可是那一天跟我們講過以後,我現在也看到很多人在擦眼淚,不是講得很歡喜嗎?你們擦什麼眼淚?擦什麼眼淚?我這一輩子很慶幸,當我要放逸,我認為我這樣學佛已經可以了,就是有這麼多的菩薩來提醒我。我們講這個社會很苦,這個世間很苦,苦在哪裡?最多說是成績不及格,大概教授要把我當掉,有她那麼苦嗎?她有沒有逃避?有沒有怨言?後來真的感動了她的先生。我覺得我學佛一輩子,走了一甲子以上,我沒有辦法感動到任何人,我端那一碗飯,我常常覺得我對得起佛菩薩嗎?對得起很節省,把錢拿到這裡來建道場的蓮友嗎?所以我分分秒秒要努力。

  你們今天除了聽不懂臺語的人,應該有一餐很好的法味吧!到廚房裡吃不到的。希望你們能夠體會到一位菩薩,她在修行路上怎麼走的?只要你們想到她,還會有什麼怨言嗎?我這一輩子遇到這麼多人,在我的心目中沒有敵人。可是現在坐在這裡的,後面有一個人在笑,她說:「師父,我在社會上從來沒有碰到像妳這樣的惡師父!」後來她在寂光園地講:「師父,您還是要講該講的話,還是要罵人!」我做臭人,做怨人。有人講:「我吃我家的飯,拿錢來你們寂光寺,還讓妳來罵我。」其實我把大家叫醒,都能夠像這一位菩薩一樣,一個家庭每一個人進來,都是要人家創造極樂世界給你。互相之間能夠容忍,互相之間能夠原諒,互相能夠鼓勵,希望每一個家庭,每天都在極樂世界。不要等眼睛一閉才去。你在這裡都做不好,阿彌陀佛可是很嚴格的,「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你在這裡跟人家計較誰對你不好,再怎麼不好,有她先生待她那麼不好嗎?太太對你的,或先生對妳的,有那麼不好嗎?沒有,都是計較別人待你不好,沒有計較怎麼互相砥礪,把我們的壞習氣去掉,讓家庭的氣氛很好。有些人說:「我知道我錯了,我牽你的手。」你卻把手用力甩開,說:「你閃邊去,你以前對我不好,現在怎麼可能待我好?」她先生把所有的錢都敗盡了,一身的病,那些他以前的好兄弟,喝酒在一起,吃東西在一起,玩在一起的人,他病了,這些人哪裡去了?她把先生撿回來,用這種心把先生送到極樂世界去。用心想一想,大概我的心量還沒她那麼大,她一句惡言也沒有。我們現在對我們的親人,對我們的朋友,甚至於道友,我常常想,我們這裡是沒有,常有人剛來就說:「我們這個道場怎麼都覺得好像一家兄弟姊妹親戚朋友?」真的,可是經過很多人的營造成就的,可是還是有人認為:「那個地方我坐的,為什麼他坐去了?我對怎麼樣,他怎麼今天對我不好?」人家給你零,甚至負兩百,你都要給人家不只一千甚至一萬,何等的心量?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學到。好,請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