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測試中) [简体]     字形 

為了人類醫學研究,可以犧牲白老鼠嗎? /劉宜喬

hsnpo

「師父,我要求救!」那一天晚上,為了兒子傑瑞(化名)即將進入實驗室,做活體白老鼠解剖的事,緊急打電話向師父求救。

傑瑞目前就讀某大學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一年級。懷這孩子之前,我每天拜觀世音菩薩、念普門品求菩薩加持,希望能懷與我們結善緣的小孩。菩薩不但滿我們的願,而且從他出生到長大相貌都像極了家中的觀世音菩薩;所以我都說他是菩薩送給我們的小孩。從國中開始,他也跟著我們念經、持咒,即使現在已到外地上大學,身邊還是帶著《藥師經》與《金剛經》。

從小覺得自己是有使命才來到這個世界的他,不希望人生數十年的生命白白浪費,於是默默發願要為人類留下貢獻。上了國中之後幾乎將所有心思與時間投入課業,讓原本活潑開朗的他,個性變得寡言與拘謹;高中時期的性向測驗分析,及與相關專業諮商之後,讓他訂定出希望將來能為人類相關醫學研究貢獻的目標。

為了達到這理想與宏願,自我要求甚高的他,因此不堪負荷!於學測前三個月身心出現了異常狀況。有兩位朋友同時提議我,能帶他前往身心科就診;但是我最後選擇透過心理諮商的方式陪他走出困境;母子連心,那段時間我每天戰戰兢兢的,與他共渡國中、高中身心備受煎熬的六年。

◎ 為什麼實驗一定要犧牲白老鼠的生命?

傑瑞升高二時的暑假,參加某醫學夏令營,有一天晚上他打電話回家,一開口即哽咽的問我:「媽媽,為什麼實驗一定要犧牲白老鼠的生命?」因為他已陷入「慈悲」與「研究」掙扎的深淵。

知子莫若母,我告訴他:「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使命!白老鼠跟大體老師一樣,都是為人類醫學犧牲奉獻的菩薩,我們要給予尊重並感恩;既然白老鼠的使命已完成,我們要給予祝福;將來可以為實驗室的白老鼠念經、持咒回向。」這才讓他穩定情緒,並且對生命的意義有了一番新的註解。一年前,傑瑞能順利考完學測,同時進入他理想中的學校及科系,除了感恩曾經幫助過我們的貴人之外,也是菩薩給予最大的恩賜。

◎ 即使為了人類醫學研究,就可以解剖白老鼠嗎?

因緣接引,讓我們回到寂光寺。感恩師父教導,讓我們明白真正的慈悲是眾生平等;也更理解眾生受苦與輪迴,均跟「殺業」有關。

「即使為了人類醫學研究,就可以解剖白老鼠嗎?」這讓即將進入實驗室做活體實驗的傑瑞,再度面臨「研究」與「殺業」兩難的困擾。為此我也相當煎熬,因為當時是做為母親的我用─「白老鼠跟大體老師一樣,都是為人類犧牲奉獻的菩薩」這句話說服孩子的,如今我卻可能因此讓他造殺業!這到底是幫他還是害他?已經不知所措的我,對著觀世音菩薩痛哭了起來,胸口也痛了一整夜……。

「師父,我要求救!」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向師父求救。

「宜喬,先不要急!儘快找時間帶孩子回來,讓我與他聊一聊。」感恩師父慈悲願意為我們指引一條明路。

記得那一天,懷著沉重、忐忑的心情回寂光寺見師父,而傑瑞緊繃的心情完全掛在臉上。師父希望先聽聽孩子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傑瑞說:「是我自己發願,希望能為人類醫學研究做出貢獻的,但是將來進入實驗室之後,卻無法避免用動物活體做實驗,必須犧牲白老鼠。這也與佛教徒『不殺生』的基本戒律相違背啊……」這孩子哽咽的道出內心的掙扎。

看到孩子如此煎熬,讓身為母親的我不忍心,馬上接著問:「師父!那如果無法避免,我們平時會念往生咒回向,將來也在法會期間為牠們超渡;或者在解剖實驗過程中,若由其他組員操刀,這樣算不算就避開了殺業呢?」

我才說完,師父馬上用很嚴肅的口吻開示:「這是非常錯誤的觀念!那這麼說,是讓別人家的孩子造殺業就可以嗎?或者用妳家的孩子做活體實驗之後再來超渡他,這樣妳願意嗎?」被師父這麼一問,我馬上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 拜菩薩 學菩薩 做菩薩

師父轉而對傑瑞說:「既然你也認為白老鼠是為人類犧牲奉獻的菩薩,那你為什麼不自己也做菩薩呢?」傑瑞眼神專注的聽著。

「孩子,你知道什麼是菩薩嗎?菩薩,就是要有自我犧牲的精神。既然是你自己發願為人類醫學研究與貢獻的,而『殺生』對於研究來說已是無可避免的過程,那就要有自我犧牲的打算;雖然你是為大眾而不是為私利,但還是犯了殺業,也一樣要負因果,即使如此你也要有甘願承受的決心。」師父說完,我眼眶突然湧出熱淚,望著師父慈悲的容顏,心裡滿是感動的想:「這不就是地藏王菩薩的精神嗎?而眼前這一尊,不就是地藏王菩薩嗎?」

傑瑞聽師父說完,眉宇之間的距離不但舒展開來,臉龐的線條也變得柔和許多,而且還露出難得的笑容,因為他心中的疑惑,似乎被師父這把「慈悲之鑰」頓時給解開。

走筆至此,傑瑞已經正式進入實驗室了。原本分配負責拍照記錄不動刀的他,動刀的次數卻是最多的一個,因為他要用最恭敬的心,感恩每一隻實驗白老鼠的犧牲,他說:「小白鼠犧牲了他們的生命來教育我們,我們更應該在這堂解剖實驗課程裡,完全學會相關知識,以回報他們的犧牲……」,現在他每天均持念「往生咒」,回向給這些為人類醫學研究犧牲的白老鼠及所有眾生。

望著眼前這個大男孩,我內心充滿無限的感恩!感恩師父如實的為我們上了這堂「慈悲與生命」的課程,也感恩觀世音菩薩,賜予我們如此心地善良、慈悲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