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測試中) [简体]     字形 

[蓮友心得]

2017年12月份去臺灣參加佛七法會,此次之行收穫的確很多,無論是人為關懷,還是對於佛法的認識,都有了新的改觀。如今寺院的作用往往會被神化,或者被誤解,要麼凡事均可求神拜佛解決,要麼被認為是裝神弄鬼,再加上社會上流行各種自稱什麼「神仙下凡」、「什麼超級能力」,「神化東西」的人存在,我們大多的凡夫子弟沒辦法更好的去瞭解佛法的奧秘,更是沒有機會好好的踏進佛門,好好的靜心學習與運用佛法。

在我的理解中:佛法不是什麼神,也不是什麼教,更多是的在教我們如何去做人,如何去生活,佛法文化已經經歷了2500年的歷史,至今仍可以運用到我們現實的生活中,足以看出佛法是真理所在。

感受一:家的意義

到臺灣已經晚上9:30,剛剛出高鐵就有兩位師兄接我們去寺院,走到寺院後80多歲的師父竟然還在會客室等著我們,接著安排其它師父給我們做些吃的,的確從北京到臺灣周轉好幾次方可到寺院,歷經差不多7個小時的時間,餓並累著時候看到師父們給我們煮了一鍋的麵,那種如同每每回到家時看到家裡的燈還亮著,家裡的媽媽等著自己回家,熱騰騰的飯菜端到我們面前,這就是家的意義。

俗話講:溫暖的地方讓人開心,被人關心和念想是一種幸福,大概無論是佛菩薩還是師父早已把我們當作自己的孩子了。

感受二:正法道場

師父:
  諸位蓮友,阿彌陀佛!

學佛
從小生活富裕,頂著光環長大。
小時候,每天看著阿嬤禮佛念經,佛珠不離手,也時常陪她到廟裡拜拜,遇到廟裡有活動――晚課、建醮、保運、送菜、神明出巡、廟會活動……,也會陪她一起去。「佛教」對我而言,就是這樣了。也認定,我們家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
直到我爸爸56歲時往生,我才略起疑惑。
我爸爸常告訴我們,我們家是積善之家。
祖先造橋鋪路、放生、免費為貧苦人家看診、發米、捐獻等諸善行,那我們家不是該有餘慶嗎?而且,我爸爸堪稱孝子,父親早逝,奉養母親。從小,我們沒看過他大聲跟阿嬤說話過,友人來家裏,也是畢恭畢敬稱呼「頭家嬤」禮遇著。印象中,阿嬤每天從早到晚佛珠在手上念著,後來,阿嬤中風,醫生宣告不治,也是我們將她硬從死門關拉回來,往後八年裡她癡呆,不認得我們,口中都叫些先人的稱謂,我們當時只覺得,菩薩保佑,我們一家過得很快樂。去求神問卜時,神明還給我爸爸座位坐,因為他是孝子;住院危急時,他也曾說有觀音菩薩來搭救,後來家裡的觀音佛像也是按照當時他所見到的形像雕刻。

結果――
我爸爸很早就往生了。
有人說,他早好命去了。我們一直相信,爸爸真的好命去了,而且在天上保佑著家裡。

我吃素整整3年後,才進寺廟。民國90年底的彌陀佛七,利用下班時間,一個人到師父上人的道場能仁淨寺去參加法會。在這之前,我沒有學佛,沒有佛法概念。次年的清明佛三是打精進的(全程禁語,一天要完成禮佛一千拜),當時的法堅師父鼓勵我參加,我支支吾吾猶豫再三,她下重話:「像妳這樣的人,能不再來嗎?」意思是再來輪迴受苦!當然不要,於是乎我就報名參加了。法會中我有很奇妙殊勝的感應,從此,我熱衷念佛這個法門,也跑到書局翻書,想要了解這種感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一個人琢磨,盲修瞎練,不得其解,也不敢找人問。

過了一年、兩年還是三年,我忘了,我報名參加別家寺院舉辦的精進佛七。念佛的地方供有西方三聖及彌勒菩薩的聖像,在快板的念佛聲中,我口中精進的念佛,腦袋裏迷迷糊糊的說著彌勒菩薩的壞話,心裏還自己猛點頭,對這樣的罪行稱是,哦!原來如此之類的話!這七天,我的喉嚨痛到不能吞水,跟師父們討藥吃,沒效。剛強的個性迫使我強迫自己念佛,七天結束了,還是沒好。回到能仁淨寺,接著又打佛七,終於喉嚨不痛了,我沾沾自喜,自以為是。

我吃素19年了,身為人類,我認為這是最神聖、最高尚的行為,所有被人殺來吃的動物,都不用怕,自由自在,安享天年。

我吃素是發願的,所以沒有退路。當天晚上睡覺時,夢見滿桌的菜餚,我拿著筷子,伸手挾了一塊魚,送到嘴邊,張開口,啊!還沒吃到,忽然想到,我不是要吃素嗎?趕緊放下,就醒過來了,出了一身冷汗,考試及格了,連這也考!好險。從此對眾生肉,不會留戀想吃。那時,母親還沒吃素,跟我說:「這樣夠營養嗎?」我也不知道,於是將就去炒一個雞蛋拌醬油,才吃一、二口,頭暈,跟母親說:「不能吃,我頭會暈」,母親也就釋懷,不勉強。從那時我就知道,吃素的人,不能吃蛋。

還有一次,也是為了營養的想法,買了牛奶要喝,本來腦袋很清楚,喝下去竟然覺得腦袋像被一層網蓋住,頓時渾沌起來,我覺得好可惜,本來腦袋很清晰的,喝下去,頓時失去快樂!於是知道,牛奶也不是很好的。幾年後,認為佛祖也喝動物奶呀,再試一試,結果,得了「皮蛇」,帶狀疱疹,免疫力下降,才不敢動念頭,身心清淨不少。

吃素差不多三個月後,有一天手指割破了,流了血,我看見了很訝異!跟以前的顏色不一樣,差很多!以前我的血是很暗的紅色,現在是清清的紅色,看起來很乾淨,這樣讓我覺得很開心,吃素還不錯。

以下是蓮友(國小教師)分享:

每次看到蓮友分享吃素的歷程,心生歡喜。

我已經吃素三十年了,在這也和大家分享我的成長過程…

當初是因為家父為痛風之苦,醫生建議不要吃肉,一個月後好轉許多。那時也已與師父結緣,後來,全家立即吃素,至今我從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那時全家吃素時我才高一,記得護理老非常關心我的身體狀況,尤其是女生所面臨的發育過程,我告訴她一切正常,當時護理老師半信半疑的臉,我現在還記得。

後來上大學,和同學出去吃東西,我都告訴他們,不必擔心我吃什麼,我會自己找食物吃,所以,和同學相處也沒有困難,大家也不覺得我是怪物,因為那年代吃素不如現在方便,養生之道也不如現代人重視。你問我吃什麼?吃水果、蔬菜就好啦!

後來工作擔仼教職,仍會和孩子分享我吃素的心得,班上的小孩也會跟著「素素看」,現在班上的餐車有葷食和素食,不吃素的孩子也會去享用。我告訴他們,是吃食物而不是吃食品。直到現在不時有同事都好奇的問我,為什麼我可以每天都充滿活力?我實在很想告訴他們就是吃素呀…但對他們真的是考驗。

我曾經不夠精進,吃了鍋邊素、蛋,現在不敢了,我現在時時提醒自己,在拿起食物前多看一下,不為自己也為眾生。

看到諸位蓮友討論吃素,分享一下今年讀國二的小女兒的吃素點滴,小女兒跟著我們吃約兩年了,吃素的方式都按照師父上人的教導。從小學六年級到現在,這兩年正逢她的發育期,她非常堅持吃素,即使和同學出去玩,也仍堅持吃素,身為她的媽媽,看了也蠻感動的,小女兒並沒有因吃素而營養不夠,仍然長得很快,每年都要幫她買新長褲。

前幾天寒流來,剛開始她還是穿短褲去上學,問她冷不冷,她說不會冷呀!有一天早上,叫她穿長褲去上學,傍晚放學回家後,又穿著短褲回來,問她說:妳的長褲哪裡去了,她說隔壁同學今天不知道天氣會變冷,穿短褲上學後覺得很冷,她把長褲給同學穿,換了同學的短褲穿回家。過不久又跟我們說,她已經超過12個月沒有感冒了。

這應該是吃素帶給小女兒的好處,和諸位蓮友分享,也祝福諸位蓮友能因為吃素、且健康的吃素,再加上懺悔、修行,都能法喜充滿、身心安康!

看到有人分享讀地藏經看見自己殺吃的動物排隊來討報,那我也來獻醜,增加各位同修蓮友的信心,鼓勵大家把握有限的生命時光,努力用功,讀經念佛,斷惡修善,懺悔業障,求生淨土,期免輪迴之苦。

我的年齡正值停經,是人類女性步入老年的開始,身體的痛苦,連醫生都很傷腦筋。佛家說老苦、病苦,在這一年我都很能體會,順便也為自己的母親和天下的母親一掬同情之淚,辛苦了,所有的女性同胞們,阿彌陀佛。

在這個虛弱的時刻,我成天只為身體而煩惱,不知用功,再怎麼慈悲的寃家債主,也受不了,他們要求解脫呀,我這個債務人怎能偷懶不還?於是排隊來討債。身體的痛苦,他們可以「加持」,讓它更苦,真的,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我最近在讀地藏經跟念佛,比以前用功。俗語說,不見棺材不掉淚,從今年3月到現在,我看見兩副棺材抬到了,再不用功,有可能要去地獄上課!

分享個人吃素的主軸是希望請師父上人,要一直開示為什麼要吃素的理由。不要因講了好幾十年了,就停了。還好師父現在還有講,不然我就聽不到了。因我才來十一個月。所以師父你要一直開示。

分享:

今年我54歲,來到寂光寺10個月。吃素9個月。且不敢再吃葷食。

因我吃水族類的夠多,送的更是多。有多少呢?一年送1.烏魚子約三百斤約3000片。2.鮪魚2000公斤約三大尾。3.其他族繁太多了不詳述了。

來寺其間,有拜梁皇、水懺、地藏經。

在家自誦地藏經時,看見過去所吃的、送的水族都來。喔~我的家都快擠破了,還排隊到馬路上(6線道)台一線。擠滿了約有兩公里。我住13樓。所以視野好。

有跟師父上人說。我是不是有思覺上問題。

事後自己有想過,大家誦經沒看到。我有看到。為什麼呢?我吃的多,送禮的夠多,通通要來找我算帳。換言之,就是我死到臨頭了啦。債主全到。其他的人,吃的少,送的少。所以就沒看到。所以我即使要死了,也不敢再吃他們來養生。

後記:我是79年農學院畢業。82年取得國際承認的水產技術證。目前國內的農畜牧水族業育種等及相關農畜水產品的學術機構都是學長姊的舞台。我以前是其中一員。

我再補充一下下。

我有賺到錢。還不少喔!但下場也非常的慘。有多慘呢?猛爆型肝炎。有電極洗血,花了四百萬一個月。當時再船上遊艇吃生猛海鮮,現撈。

有件業障的自身體驗,跟大家分享,希望同病相憐者,早日健康。

我今年年初得了五十肩、板機指,再加上七月梁皇法會前幾天又得了媽媽手,日常生活十分苦惱,連拿衛生紙擦拭、刷牙這種小動作都十分痛苦。於是不斷的求助於醫師、復健之類的療治,吃藥(中藥)不停。幾個月來,三餐飯後都得吃藥,我從民國八十七年底吃素以來,就很少感冒,這次竟然感冒咳嗽了兩個月還不好。

一個半月前,有一天,我雙眼注視著前方,心裏一片蕭索,心想自己的體力彷彿老人,手痛、全身痛、咳嗽,五十幾歲就這樣吃藥,要吃多久呀?二十幾年嗎?頓時覺得自己對不起健保局,對不起國家,於是想找一家自費的,先包個一、二天試吃,才不會每次丟掉很浪費。

這個想法一起,每到半夜兩、三點我就會心臟痛得醒過來,心痛如刀割,我用右手抓著心痛處,無助、恐慌!生命脆弱、奄奄一息,連呼吸都痛!在此時想起阿彌陀佛,順著微弱的呼吸,一呼一吸一字一字,阿-彌-陀-佛,終於睡著!連續兩、三天,我想我的心臟出問題了,咳嗽還沒好,手痛還沒好,現在又心臟病!感覺全身虛弱,命快沒了。

Syndicate content